_史铁铁

一个杂写文的,盾铁双担。

“无题”

日常一个小段子。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解雨臣刚刚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大四合院里,倒春寒让屋里头都凉飕飕的,手下伙计给点了暖炉。忙到凌晨,他看着看着头昏脑涨的,不知不觉就倒了,没过多长时间却被屋外的炮竹声炸醒了,会是什么人他心里大概清楚,披着毛毯靠在老板椅上醒了会觉他就起身往门口走了。

“你想干嘛?”

解雨臣把门栓下了,推门一看,被气笑了。黑瞎子穿件薄皮衣单手抱臂蹲在炮竹屑旁边,另一只手里逮着小木棍不知道在扒拉什么。一听见他声音头噌地就抬起来了,冲着人就咧嘴一笑。解雨臣索性扯着毛毯朝门框上一靠,张口就问他。

“你知道现在几点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想打人。”

黑瞎子看人脸上表情就知道他没真生气,故意把两只手都举起来做出投降的姿势,暗地里偷摸儿弯起四指把大拇指冲后面一点。解雨臣心领神会,掸掸毯子留下一句深更半夜不睡觉就转身进屋了。

“解当家,院外有鬼啊,一个个脸乌漆麻黑的,吓着人多不好。”

刚进屋黑瞎子就晃悠悠踱到解雨臣椅子后面低声说话,解雨臣闭眼靠着老板椅没说什么,微曲食指“噔噔”叩了叩桌子。黑瞎子见他没动静,不客气地走到暖炉边烤手,他是失策了,没想到夜里这么凉就穿皮夹克跑出来。屋里一片寂静,解雨臣听着暖炉偶尔发出的噼啪声眯起眼看着那个黑乎乎的背影。

“你就没想到我会有起床气然后把你扒了送鬼吗。”

黑瞎子乐了乐,没说话,解雨臣用毛毯裹住自己,没一会儿又睡着了。

评论
热度 ( 7 )

© _史铁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