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史铁铁

一个杂写文的,盾铁双担。

三月五日

#3.5 吴邪生贺#

#藏海花背景,私设时间点还未从喇嘛庙出发#

#个人向#

我被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闹铃震醒了。

这个时候墨脱的天气很寒冷,人一出去仿佛都会被冻起来不能动弹,喇嘛庙的房间里却很暖和,点着炭炉,毛毡上奇奇怪怪的味道本来让我睡不着,习惯了之后越睡越舒服,甚至感觉有点儿藏香的气味。

我缩在被子里腻歪了一会儿不想起床,外面的光都被隔开了,我疲懒地伸手去够手机,揉了把眼睛去看时间,上午6:29,我盯了会儿手机,看着它从29跳到30,手机的备忘录突然嘀嘀嘀的响起来,我被吓了一下,心想去他妈的,我什么时候设的这个东西。

“3月5日,生日,上午6:30。”

我看着那个时间好一阵没反应过来,后来慢慢想起生日这种东西我好久都没过了,这估计是解雨臣那个事儿妈偷偷搞的鬼。

我想起我小时候,爷爷和奶奶都还在,二叔三叔再忙也会赶回来陪我过生日,老爹和老妈会笑眯眯的端上蛋糕让我许愿,三叔唱的生日歌虽然跑调但我也挺受用的。

我猛然从思绪中惊醒,以前的事都快忘了,这几年我奔波在所谓的宿命当中,我的心情痛苦,焦虑,烦躁,负面情绪压过了所有美好的事物,我现在经历的事情让我没有资格去享受生日这种平凡人才有的日子。

我放下手机,抹了一把脸起身坐在床边,我抬眼看向床尾桌子旁放着的杂乱的文书信息,一种从心底涌起的疲倦包围了我。

直到现在我和张海客的关系也不怎么样,谁让他顶着我的脸,我每次看见他都想暴打他一顿,无奈对着我那张帅脸还是真下不去手。

我又坐了一段时间理了一遍最近发生的事才起床推门出去,冷气铺面而来,我打了个寒战,往衣服里缩了缩脖子哈出一口冷气。走到饭堂门口,发现胖子在一边喝酥油茶一边和张海客贫嘴,发现我来了就冲我招了招手,我瞪了眼他,意思就是你他妈还和这王八蛋聊挺欢的啊。他“哈哈哈”干笑了几声,冲我使眼色,我翻了个白眼,故意装作看不见。

还没坐下,我手机就振了一下,我掏出来一看,发件人小花,我就想他没事儿发短信给我干嘛,点开一看,里头就八个字。

“吴邪哥哥,生日快乐。”

我噗的一声笑出来,张海客奇怪地斜眼瞥我,我没理他。胖子又突然嚷嚷开,说是祝我生日快乐要带我吃顿好的,我和他说你算了吧,这里最好的食物就是你了,你愿不愿意舍身取义。他眼神想见了鬼一样,张海客在旁边憋了半天一个屁都憋不出来,硬生生和我说了句生日快乐。

我绕过吵闹的两人和在里屋的大喇嘛打了一声招呼,准备回房继续看那些信息,我歇了几天,可能已经错过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我需要抓紧了,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供我使用了。

胖子也和我一起出来了,但我看东西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我旁边,那样会分散我的注意力,于是我准备把胖子打发走,他却猛地伸手拉住我的手腕,脸上的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认真。

“天真,我不管你到底想搞什么,但你一定不能把自己弄死了,我就剩你这一个朋友了。”

我握了握拳,和他说我知道,张起灵还没出来之前我是不会那么轻易就去死的,他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就走了,我望着他不复曾经年轻的背影有些鼻酸,还是转身回屋了。

我不知道那些势力什么会动手,所以我得抓紧,我只能不断的刺激自己,我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想到那些已经故去的人,尤其是潘子。

“小三爷要往前走,小三爷不能往后退。”

我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后退了,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每次不如自己意的时候我就会想骂人,想发火,但我得忍,我不配发脾气。

我坐回桌子旁边整理信息,心里还在骂和神经病一样的汪家人。我仔细想了想,最终还是提笔在自己那个年代久远的笔记本上写了东西。

“吴邪,3.5,墨脱喇嘛庙,生日快乐。”

评论 ( 1 )
热度 ( 5 )

© _史铁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