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史铁铁

一个杂写文的,盾铁双担。

#Tony Stark

#0529 生贺

*文中的“我”仅仅为一个替代人物,任何人都不是,当然你们自己也可以代入痛快一下。



第一次看见那个散发着炽热光芒的男人是在一个我不知名的晚宴上。他站在我侧前方的位置,梳着一丝不苟的油头露出了好看的额头,浅色墨镜被别在了酒红色的衬衫领口,手中拿着高脚杯,里面的香槟被灯光折射映在他焦糖色的眼睛里显得流光溢彩。

我看着他如鱼得水的周旋在晚宴人群中,脸上挂着花花公子公式般的假笑。我知道我的境地很危险,可我还是放任自己沉浸进去。是的,我的心被Tony Stark虏获了。我不由自主地向他所在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都像踏在去伊甸园的路上,而在终点等我的不是禁果,而是诱惑人的毒蛇。

他那双仿佛要溢出蜜糖的眼睛冲我看了过来,眉角挑起了轻挑的弧度。眼角眉梢的笑纹和鼻梁俏皮的弧度像小虫子挠在我的心口一样使我骚动不安。他好像冲我说了些什么,口型像是“想约我吗?”。我深吸了一口气,才抬起眼睛望回去,他好整以暇站在那里低垂着眼睛,睫毛投下的阴影像小扇子扑在眼睑处,开了两颗口子的领口露出了蜜色的肌肤。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视线,疑惑地挑着眉头盯着我正向他比的口型。

“求之不得。”

遇见他的第二次依旧在酒宴上,不同于上次,这次的酒宴是他举办的,可能是个慈善酒宴什么的,我向来不清楚这些东西。他好像认出了我。Tony Stark认出了我,他没有再梳像上次一样的油头,整理整齐的小卷发和小胡子让我不由赞叹这个男人无论什么样都好看的要命。他穿着黑色条纹的西装外套和深棕色的衬衫,看上去性感透了。

我明白自己这种不知何来的感情不能继续下去,可他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摧枯拉朽,摧毁着我最后一丝挣扎。他胸口透露出微弱的蓝色光芒像永恒,又像死亡。他开口了,似不经意流露出调情的低沉嗓音,以及自信骄傲的脸庞,无一不是致命的凶器。

我跟他走了。

我们开始频繁的联系来往,他每天都很忙,他的事业,他的感情,他的生活,还有他一直为此所忙碌的拯救世界生涯。我开始了解到他的责任,他背负的一切,和他不得不面对的事实。他张扬的面对媒体和政府,工作时却认真沉稳。他是个天才,同时也是最特别的存在。

我总是尽可能的为他多做一点,越长时间,感情变得越岌岌可危。我不想对任何人诉说,更不会对他坦白的说出。尽管聪明的钢铁侠先生可能早就了解到了我心中不能告人情感,也并没有为此追问不休。我该感谢Tony认知中的人情世故没有为我平增烦恼。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变得更加亲密,但还是隔着一条无形的鸿沟,那是我自己划出来的,不能合拢的。Jarvis告诉我他的生日快到了,我不知道准备些什么给他,只好托人把他感兴趣的东西都置备了一样。

生日那天,我知道他肯定会举办派对,我帮他打理好了一切,让他去休息一段时间。我避开了派对的高峰期,在结束之后把我的礼物给了他。东西太多了,我只好都堆在客厅里。他喝的醉醺醺,脸颊两侧都是粉红色的,还有些难受的皱着脸,衬衣一侧掀了上去,浅浅的腰窝都露了出来,我帮他把衣服理好,揉了揉小醉鬼的太阳穴。

他舒服地哼唧几声,又躺着不动了。我摸了一下他的脸,小胡子被精心修剪过,软软的。我“Tony?Tony?”地喊了几声,他嗯嗯的像是在回应。我想下一个痴心妄想的决定。

“Tony?能听见我说话吗?其实我……”

他突然睁开眼看着我,蜜糖大眼睛里都是迷惑和醉醺醺,我把后半句又咽了回去,改口说出的话才是最适合今晚的。

“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Tony。”

沙发上躺着的男人伸手朝我伸出了一个大拇指,吧嗒吧嗒嘴又翻回去继续睡了。我起身去露台上抽了一根烟,我看着虚无缥缈的烟雾回想曾经。我不会说出口的。我的生命就是我的感情,我对他做一切都代表着我的感情。

它岌岌可危摧枯拉朽,炽热如火却又隐忍不发。

评论
热度 ( 1 )

© _史铁铁 | Powered by LOFTER